八零文学网

第一百一十九章 各国军事

天才一秒记住【八零文学网】地址:www.80wenxue.net

九歌走在长安城中,此时的长安城,国家太平,人民安乐,已与当初苻生在位时大不相同,焕发出新的气象。随意找了个茶铺坐着,旁边的读书人,都是出入太学的世家子弟和有识之士,谈论起诸国大事来口若悬河头头是道。

其中一个做读书人打扮的胡人,对同桌的学生说:“吐谷浑王辟奚仁爱厚道而无威断,其三弟专横跋扈,国人忧虑不安。吐谷浑长史钟恶地与司马乞宿云在文武百官朝拜辟奚时,收杀辟奚之弟,辟奚惊吓恐怖,自投于床下。钟恶地与乞宿云对解释道:王弟乱政,昨夜先王托梦于臣,令臣讨伐王弟,故今日诛之。辟奚以此患病,终日恍惚,不久以忧卒。”

其余学生闻言皆哗然,忙问:“真的假的这都能被吓死”

那人故弄玄虚道:“自然不假,由此世子视连继立,因父叔已死,甚悲痛,不饮酒、不娱乐、不狩猎长达七年之久。军国大事,悉委托将佐。钟恶地以为不妥,遂进谏,认为人主应当娱乐、狩猎、饮酒等,应该树立威信,布施恩德。”

同桌鼓掌称赞,忙催问:“然后呢然后呢”

那人继续道:“视连闻言哭泣,回答钟恶地,家族自先世以来,皆以仁、孝、忠、恕代代相承。父王因其弟被诛,忧愤而卒。今我虽即位,亦如行尸走肉,万念俱灰,军国大事还得烦劳各位将佐。至于建立威德之事,只有等待将来了!”

众人闻言,皆抚掌叹息:“仁孝至此,难怪天下皆赞辟奚父子不可以夷狄视之。”

人群中,有人问:“梁兄,你自西凉游学归来,可有什么趣闻”

那被称为梁兄的人想了想,小声地说:“自然是有的,我在西凉听见一件秘辛,事关朝堂,却不知真假。”

众人听见事关朝廷,小声密谋道:“说来听听说来听听!”

被称为梁兄的人喝了口茶,小声朝众人道:“我听闻,西凉王张天锡对大秦日益强大深感恐惧。欲于十二月在姑臧以西设立祭坛,率领百官,与在东南一隅的东晋王朝遥拜结盟。并遣使臣出使东晋,呈送盟文,有意与桓温勾结。”

众人听闻皆哗然,对他说:“兹事体大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几日后天王陛下将考察太学,还望梁兄将此事告知陛下,让陛下早做防范。”

被称为梁兄的人回答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众人喝完一壶茶,又让老妪添水,几人坐在小桌前,继续议论诸国军事。

其中一人突然说道:“你们可曾听闻,陇西鲜卑降我大秦一事”

众人闻言,伸长了脖子,以待下文。只听那人说:“当是时,益州刺史王统出兵进攻陇西鲜卑乞伏司繁。司繁率领骑兵三万在苑川迎战。刺史王统派兵偷袭司繁部落,司繁部落五万多人投降。苑川的鲜卑将士听说妻子儿女都已投降,便不战而败。司繁无处可去,只得投降王统。天王陛下以司繁为南单于留居长安,以司繁叔父吐雷为勇士护军,安抚陇西鲜卑。”

待他说罢,众人哦了一声,却不知,与他们一起喝茶说起吐谷浑王轶事的那个胡人,正是司繁之子。

四人之中,仅有一人还未出声,见三人看着他,他也不甘示弱,对他们说:“你们可知当初桓温与北燕枋头一战,战败还朝后做了什么”

三人摇头,那人颇有些得意,对他们说:“我前些日子在东晋游学,本来想去瞻仰王夫人,也就是谢道韫舌辩群儒的盛景,但到了寿春之地就不能向前。原来桓温兵败后,退至山阳,收集散卒,并将战败之罪委于袁真。”

三人闻言,皆问:“真的假的桓温竟如此卑鄙”

那人喝了口水,继续道:“那可不是他还上疏东晋朝廷,请废袁真为庶人。袁真不服,据寿春叛变。东晋朝廷不但不敢追究桓温的兵败之责,还命侍中罗含带着牛酒到山阳犒劳桓温,并任命其子桓熙为豫州刺史。”

三人闻言咂舌,面露鄙夷之色,只听那人继续说:“岂料二月袁真病死,部将朱辅拥立其子袁瑾为豫州刺史。旧燕、大秦都皆遣军援助袁瑾,桓温命部将竺瑶、矫阳之率军迎战。燕军先至,在武丘与竺瑶交战,结果大败而回。同年八月,桓温率二万军队攻打寿春,并筑起长围,将城池团团围困。袁瑾只得婴城固守。”

见他说得精彩,三人屏息凝神,只待下文,那人缓缓道:“于是秦将王鉴、张蚝率军援救袁瑾,结果被桓温部将桓伊、桓石虔击败。不久,桓温攻破寿春,俘获袁瑾,将袁瑾、朱辅及其宗族数十人全部送往建康斩首。袁瑾的妻女被赏赐将士,所侍养的数百乞活军则被活埋。从此,豫州彻底落入桓温之手。桓温掌握了进入建康的锁钥。”

众人闻言汗毛直立,先后说:“斩其宗族,辱其妻女,活埋降军,桓温真乃狠人也!”还是苻坚好,不仅优待所降部族,甚至还给他们官做。

四人说完,领头的司家小子付了茶钱,几人勾肩搭背,先后往太学去。

“公子是否要添水”老妪走到九歌跟前,见她碗底空了,出言问道。九歌听得入神,丝毫未察觉,忙摆手说不必,付了茶钱匆匆而去。

老妪看着九歌背影,见这俊美的小兄弟日日都来,关心家国大事,却不入太学,想来是寒门学子,待他日必要问问他是否婚配,难说能成就一番良缘。

九歌不知自己被人如此“关心”,此时她客居王猛在长安的府邸之中,王猛府上众人,当初看到王猛手信时,只以为她是为王猛办事的幕僚,也不为难她,将她以贵客相待。九歌每日出入自由,银钱自由,衣食无忧,好不自在。

一日,可足浑凌月与侍女在秦宫中见过慕容清河,出宫后乘马车行走在长安城街道上,可足浑凌月偶然打开帘子,透过窗户,突然看见了女扮男装的九歌正大摇大摆走在大街上。

可足浑凌月怎么可能认不出她来,当初在北燕皇宫中,九歌就常常作男子装扮。想到当初苻坚曾对她说,可以用九歌来换她在宫中的儿女平安,当即命随行之人跟踪九歌,在一处暗巷将她打晕,扛到新兴侯慕容暐府上来。

如遇章节错误,请点击报错(无需登陆)

新书推荐

肆虐在诸天 西游修神传 位面管理器 飞血必连天 我家系统超全能 妖精哪有这么萌! 神大人毁灭的一千零一个种族